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欧洲碎片-史唯平的博客

猫眼犀利,伶牙俐齿,关注民生的点点滴滴。。。

 
 
 

日志

 
 
关于我

原产地:江苏苏州。 注册地:荷兰鹿特丹。 规格:170cm*65KG。 外观:皮白毛黑,品相一般。 状态:配件完整,无缺失,但保管不善,年久失修,个别部件偶而失灵。 说明:绝版产品,仅此一件,一经售出,概不退换。 售后保养:严禁摔打磕碰,如温柔使用,可基本保证无故障运行五十年以上。 公司网站,请登陆 www.gomecom.com 联系业务,请发电邮 info@gomecom.com 老友叙旧,请发邮件 info@gome.nl 请我吃饭,MSN留言:)

网易考拉推荐

【原】俺祖宗是淫贼!  

2010-05-12 03:02: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猫自小到大在中国上了很多年学,那时最流行填表,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中学到大学,有事儿没事儿随便干个什么屁事儿都要填一堆表格,每次填表都少不了要申报一下自己的家庭成分,记得老猫一直填的是知识分子,直到后来某年某月某天,猫妈一不留神才悄悄透露,其实,要按照老猫的爷爷辈儿来算,老猫的家庭成分应该填地主!

【原】俺祖宗是淫贼! - 史唯平 - 欧洲碎片-史唯平的博客图片引用自百度空间

        哦买噶!这让老猫很大吃一惊,敢情,这么多年了老猫居然一直在欺骗组织和领导,不但混了个红领巾,混进了共青团,大学时还混进了校团委,人五人六地把那些根红苗正的工农子弟指挥得团团乱转,惭愧啊惭愧。。。

        不过话说回来了,猫妈之所以有意无意地让老猫隐瞒身份潜伏在人民群众之间,也算是护猫心切,因为地主这个成分在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新中国而言,那绝对是要招灾惹祸的,地主后代更是要被斗倒批臭还要踏上一万只脚永世都不能翻身,猫爹就是因为这样,才在牛棚里住了好几年,连猫都当不成,只能每天像牛一样被押出去干苦力,还不让吃草!

        现在不同了,成分论没市场了,阶级斗争不提了,地主富农也算是统战对象了,就连逃离新中国躲避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的海外华侨都成了座上宾,地主的出身拿出来抖一抖也不算是什么事儿了,所以,老猫惭愧了两天,也就乐颠颠地在狐朋狗友面前以地主后代自居了,时不时吃饱了撑得还幻想一下,想象穿越时空又回到了万恶地旧社会,老猫是个一肚子坏水儿脑满肠肥的小地主崽子,穿一身亮闪闪地绸缎裤褂,每天吃饱喝足了骑着驴架一个鸟笼,嬉皮笑脸带上两个家丁斜七扭八地在街上横行霸道,一高兴还顺手调戏个良家民女啥的。。。

        今天不小心看到新闻,说山东的阳谷县、临清县和安徽的黄山市争相声称自己是正宗的“西门庆故地”,并为了名人效应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而打得不可开交,阳谷县将建设“水浒传·金瓶梅文化旅游区建设项目”,复原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幽会地点。临清县提出打造“西门庆旅游项目”,重修王婆茶馆、武大郎炊饼铺等。而黄山则声称将投资2000万元开发“西门庆故里”。这让老猫这个地主后代的自豪感顿时大打折扣悲愤交加含恨泪奔。

        这西门庆是谁?《金瓶梅》没有看过,《水浒》总知道吧?人家那可是享尽人间艳福的超级大淫贼大恶霸,刚在桌子底下捏住了潘金莲柔嫩的小脚丫子,转身就在楼梯上给了老实憨厚的劳动群众武大郎一大脚丫子,名正言顺的大奶二奶三奶四奶就排了七八个,还不算数不清的沾花惹草桃色绯闻,新闻里说临清县的金瓶梅文化景区已经率先竣工开门迎客,在“王婆茶馆”里设置了逼真的雕塑再现西门庆和潘金莲初次幽会勾勾搭搭的场景,现场表演里尽情展示了潘金莲和西门庆卿卿我我的坎坷爱情故事,近百张精描细绘的超大画片,把西门大官人的风流一生演绎的无与伦比,更妙的是,现场游客假如愿意掏点儿散碎银子,还能左拥右抱,冒充西门庆和众多美女亲热一番拍照留念,以偿男人们三妻四妾梦断温柔乡的夙愿。。。

        这年头掘坟挖坑,把死掉千年的老祖宗抬出来改头换面骗钱争利的事儿已看了很多了,说曹操,曹操立刻就出土,放眼望去,五千年文化里,基本上有名有姓儿青史留名的人物还能安居九泉之下的也没剩下几个了,只要为了银子钞票,还有什么事儿做不出来呢?小说野史里武松和西门庆据说是互相轮着刀子瞪着眼睛在狮子楼上杀得血流成河,现实里,阳谷县前脚刚在红头文件《200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打造“武松故乡”的品牌,转眼又拜倒在西门大官人的石榴花裤衩下,让俩人河蟹相处握手言欢,共同为地方政府鸡的屁做贡献,情何以堪,老猫知道那冤死的武大郎看到西门庆的风光登场其实心情一定是非常非常不爽,否则也不会死不瞑目,爬出来继续挎着篮子卖烧饼了,要不,这满大街的武大郎炊饼又是哪儿来的?

        这真的是人比人活不成啊,老猫这地主崽子还没得瑟几天呢,《金瓶梅》这大名鼎鼎的钦定“大毒草”也只是羞羞答答出了个删节本,人家西门庆的老邻居们就已经扛着招牌雄赳赳气昂昂滴上街了,不知道那地儿还有没有西门大官人的后裔,如果有的话,也一定特开心,见人就笑眯眯地发一名片,上书一行大字“俺祖宗是淫贼!”

(版权声明:本博客文字和拍摄照片均为史唯平原创,商业网站、纸媒体如需转载,须经本人同意,并支付稿酬,联系邮件info@gomecom.com。非商业网站、个人博客或空间可以自行转载,无须支付稿酬,但必须注明转载自欧洲碎片-史唯平博客 http://hollandsky.blog.163.com,并保留原文内的所有链接,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4326)|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