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欧洲碎片-史唯平的博客

猫眼犀利,伶牙俐齿,关注民生的点点滴滴。。。

 
 
 

日志

 
 
关于我

原产地:江苏苏州。 注册地:荷兰鹿特丹。 规格:170cm*65KG。 外观:皮白毛黑,品相一般。 状态:配件完整,无缺失,但保管不善,年久失修,个别部件偶而失灵。 说明:绝版产品,仅此一件,一经售出,概不退换。 售后保养:严禁摔打磕碰,如温柔使用,可基本保证无故障运行五十年以上。 公司网站,请登陆 www.gomecom.com 联系业务,请发电邮 info@gomecom.com 老友叙旧,请发邮件 info@gome.nl 请我吃饭,MSN留言:)

网易考拉推荐

岂止洪洞县里无好人???  

2007-06-16 22:33: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小我们就在高唱,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里的花朵真鲜艳。。。但是,接连看了两天惨无人道的山西童工奴隶的报道,让我在愤怒之余,开始了无比恐惧!

    这还是我的倡导和谐社会的祖国吗?这是发生在比美国“好5倍”的人权民主时代的真事吗?我想很多人都在和我一样我震惊,一样难以置信。看了后续的新闻报道,我开始为那些国内每天奔波在上学放学路上的孩子们担忧.原来不仅是婴儿会被拐卖,十多岁的男孩子也会被拐卖,而且是卖身为奴做苦役,这和当年非洲奴隶贩卖有什么区别?

    一条罪恶的利益链,从人贩子到包工头,从黑砖窑窑主到执法部门……面对着若无其事为罪犯开脱甚至执法犯法的当地执法人员,我不禁要问,是谁在幕后纵容着这样的罪恶?又是谁保护着滴着血泪的利益链?谁在为他们支撑着保护伞?

    今天,我又看到一条新闻,一个网友在新浪博客里写了首关于山西奴隶童工的首歌被新浪博客删除了,我已经不再感到伤心愤怒了,做为中国人,我此时感受到的是莫大的深深的耻辱,有多少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罪恶可以让我们震惊,让我们愤怒,但又让我们在震惊愤怒之余觉得自己那么无能为力。作为纳税人和共和国的一个公民,我们难道没有权利为此上街游行吗?我们难道不可以置疑那些高居庙堂的所谓日理万机的“父母官”吗?

    事实是,不要说我们连表达对这种滔天罪恶愤怒谴责而上街游行的权利都没有,在某些昧着良心的政府官员和党的喉舌眼里,我们甚至连表达愤怒的声音都不可以发出!这让我更加恐惧更加伤心. 因为在一个犯罪成本很低,谴责犯罪艰难,无法追究官员失察责任的社会里,罪恶会迅速蔓延,会包围我们每一个人,今天是别人的孩子,那明天呢?后天呢?

    刚看到新闻时,我第一反应,想起了苏三背着镣铐在启程时悲泣的控诉“洪洞县里无好人!”,现在看来,岂止是洪洞县?岂止是洪洞人?

    据说此事曝光后,特别是又在惊动了党和中央的最高领导人并做出严厉批示之后,当地警方已经展开了解救行动。目前,河南、山西已解救被强制劳动的农民工和未成年人共379人。。。。

    我看完这些新闻,只是觉得更加悲哀,在进入到31世纪的中国,在全民备战奥运的狂热氛围里,在我们的官员声称比美国都好5倍的人权社会里,居然还能出现如此不“和谐”的新闻,或者说“旧闻”吧,因为现在有警方声称,这种黑工现象早在十年前就已存在!不知道是不是当地警方在为自己开脱,但这种持续数年无法无天公然践踏人权的犯罪行为,都的必须要惊动了党中央,在国家最高领导人亲笔“严厉”批示之后当地警方才有所作为,我不禁要置疑:当地的政府和警方除了鱼肉乡民之外还都做了些什么?

    包括在事件曝光之后,当地几个执法部门居然还能把善后工作“放心”地交给了黑砖窑所在地——曹生村的村干部处理,让犯罪嫌疑人的爹来处理自己儿子犯罪的证据!!!据说”村干部把包括8名痴呆者在内的31名外省农民工送到了洪洞火车站和长途汽车站,8名痴呆者竟由“民工中的老乡带回原籍”,导致被解救的31名农民工中只有7名有具体下落,大多数人失去了联系,8名痴呆者更是不知去向。目前,地方政府掌握的农民工资料存在诸多错误,使得工作难以展开,“想补发工资也找不见人”。。。“

    在党和国家领导人严厉批示之后,当地执法部门尚且如此草率地应付了事,那么更多千千万万的没有得到批示的呢?

    灭绝人性的恶性犯罪不经意间,就被我们的公仆们轻描淡写地处理成非法用工、劳资纠纷。。。化干戈为玉帛,继续吹响和谐的号角,那法律的尊严在哪里?宪法在我们官员的眼里又算个什么东西?

    我已经出离愤怒了!

 

附:
  被救童工竟被监察员转卖!

  今年4月27日,16岁的朱广辉被解救出来,窑主迫于压力支付了600元工资,朱广辉被送到山西永济市城北派出所。第二天,朱广辉坐中巴车回郑州,结果中途被当地劳动局一个监察员拉下车,介绍到了另一家窑厂。这个监察员还收了孩子300元“中介费”。

  此外,这个链条上还有当地公安部门。一位失踪孩子的家长说,大多数的黑砖窑每年要向当地派出所上交“保护费”。

  这些“保护费”确实起了作用。一位河南的失踪孩子母亲在讲述自己经历的时候说:“我找到当地派出所,一个副所长说,把你们河南那些戆傻傻的人弄到这干活,还给你们政府减轻负担了呢。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副所长说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95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