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欧洲碎片-史唯平的博客

猫眼犀利,伶牙俐齿,关注民生的点点滴滴。。。

 
 
 

日志

 
 
关于我

原产地:江苏苏州。 注册地:荷兰鹿特丹。 规格:170cm*65KG。 外观:皮白毛黑,品相一般。 状态:配件完整,无缺失,但保管不善,年久失修,个别部件偶而失灵。 说明:绝版产品,仅此一件,一经售出,概不退换。 售后保养:严禁摔打磕碰,如温柔使用,可基本保证无故障运行五十年以上。 公司网站,请登陆 www.gomecom.com 联系业务,请发电邮 info@gomecom.com 老友叙旧,请发邮件 info@gome.nl 请我吃饭,MSN留言:)

网易考拉推荐

人性化管理的回归-《现代中国企业管理论》 [原]  

2006-03-27 14:50: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性化管理的回归
                                          ---- 现代中国企业管理论    By 史唯平


人性化管理的回归-《现代中国企业管理论》 [原] - 夜咖啡-史唯平 - 欧洲碎片-史唯平的博客

                                                                               
     在中国重新加入世贸组织和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现代企业的管理问题越来越多的被国内的大中型企业所重视,媒体和出版业也推波助澜,一时间,大量的管理论著一堆一堆的拥入市面,冲斥着大小媒体,让企业的领导人眼花缭乱,无所适从。

    坦率的说,撇开表面那些人为炒作浮躁的泡沫,目前国内很多企业的管理模式和方法还基本上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阶段,尚未形成一个有独特内涵和实效的成熟管理体系。而学术界也在纷纷嚷嚷,自成一派,从总体来看,对中国古代管理思想的深化挖掘和对现代西方管理方法的全面引进正成为汇织在一起的两大源流。

    国内企业对现代管理意识的萌醒,该当从八十年代初业内一些有识之士和媒体对松下,丰田等日本企业管理方式的探讨算起,近二十余年来,有关现代企业管理的理论书籍已日积月垒,多如牛毛,从起初总体的宏观调控开始,现在已发展细化到企业运转的各个层面上去,诸如人力资源、终端通路、营销策划、目标管理、成本控制等等,林林总总,不一而论。但本着"外来和尚会念经”的想法,诸多理论中多以引进西方发达国家的管理理念为主。

    其实殊不知早在先秦时期,在中国古代就产生了许多深邃的管理思想。例如,管子提出的“以人为本”。他认为:“夫霸王之所始也,以人为本,本治则国固,本乱则国危”;虽然管子这段话是论及治国的谋略,但小而化之,对企业的领导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落实到现代企业管理里,“以人为本”不正是企业人力资源管理的核心吗? 而孔老夫子提倡“以德为先” ,不也说到了现代职业经理人的职业道德和操守? 再比如说《易经》吧,撇开人为的迷信色彩,它所论及的万物的相互联系、阴阳的此消彼长,其中就蕴涵了极高明的管理思想。

  近几年来,随着东西方文化和经贸交往的增多,不光是我们引进了西方的一些理论知识。一些中国古代的文献和著作也逐渐被翻译和介绍到西方,并部份的成功地融入了现代的西方管理体系,比方说,《孙子兵法》、《道德经》和《易经》等等,一些管理大师对现代西方管理方法中的“破碎”局面和“ 点,面逐层调控” 觉得不尽如人意,进而提倡借鉴中国古代管理思想的自然整体观等等。显然,东西方学者都在挖掘这些古代的管理精华,但着眼点和方法却又截然不同。

  在中国历史上,“百家争鸣”时期的文化大发展及其重要,那时所涌现的"诸子百家"对中国,乃至亚洲很多国家后世文化思想发展的影响极为深远,是东方文化的重要象征。但是由于历代封建王朝的压制和有别有用心的引导,近代的中国却没有出现象欧洲那样的文艺复兴,所以古代文化没有受到现代的洗礼并得以改造和传递弘扬。而自“五四”以来,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两股张力交织在一起始终纠缠不休,保守派们对西方文化的"入侵”欲拒还休,遂干脆闭关锁国,一骨脑的关上了大门。而此刻的欧洲人却反而大开门户,延袭文艺复兴时期的东学西渐,从古城堡里钻出的欧洲人大量吸取了阿拉伯文化和中国文化的重要精髓,连同自己的文化一起进行了脱胎换骨,扬弃了东西双方文化中封建、落后的东西。使古代文明、古代科学和古代管理走向了现代文明、现代科学和现代管理,并伴随着工业化的进程,逐步形成了一整套系统成熟的现代科学管理体系。今天西方的文人学者虽然也在积极地探讨和进一步挖掘中国的古代文化,但是他们对腐朽面的抵御能力远没有我们脆弱。

  一方面,我们应该看到,这些古代的先贤学者虽然生活在遥远的时代,而他们的核心学说理论又能够跨越时空影响到今天的管理,这是很了不起的。但是另一方面,这些古代的管理思想在现代管理面前又显得过于古老、甚至陈腐。首先是理论发源的先天不足,它们基本上属于中国古代农业文明的产物,面对工业文明、商业文明和信息时代的文明的冲击,理论上的不足便显而易见;再则历经漫长的封建王朝,又不可避免的带进了极其浓厚的王权意识、宗法观念、等级习俗和官本位思想;而更重要的是这些思想学说基本上是建基于古代人朴素的自然观,缺乏严谨的科学精神而导致思维方式落后和片面。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由此彻底的否定古人的文化思想,而全盘引进西方的先进理论。但如果我们只是一讲到古代文化就一昧地把克己复礼、三纲五常、中庸之道等这些古代文化中的糟泊一古脑儿地拿出来生搬硬套,也同样并不切合今天的实际。在很多现代人眼里,《易经》或许更多是作为一部占卜问卦的迷信书籍,如果谁在现代企业管理中也用占卜来作指引,那就和街头上的算命游戏没有什么两样,不免令人怡笑大方了。同样的还有《鬼谷子》、《孙子兵法》、《三国演义》等古籍中的“奇招妙诀”也绝对不是今天的商业主流或方向,更无法解决现代企业的实际问题。几年前,有台湾所谓的“管理大师”,“企业诊断专家” 把什么《厚黑学》和《三国演义》断章取意,以中国商业宝典的名义介绍到了国外,曾有西方汉学家写文章质疑:“这就是中国的商业伦理?” 疯狂的自我炒作和夹杂其中浓厚的封建色彩掩盖了古代文化思想体系的精髓,令人为之叹息。这些中国古代文化中腐朽的一面,现代人应坚决舍弃,现在我们再来追根搠源,了解一下西方的现代企业管理走过的发展进程。

  近代西方企业管理起步其实很晚,是伴随着工业文明的发展而逐步形成,并随着时代的进步和科技的发展从而形成了一整套系统的科学学说。从十九世纪末泰勒创立的科学管理算起,至今也只不过一百多年的历史。

    西方工业化从原始的流水线经济起步,起初一味的强调效益和产出,资本家疯狂的追逐着剩余价值的最大化,把工人牢牢拴在流水线上,卓别林的电影《摩登时代》便是对当时历史的最好写照;到了二十世纪初期,在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后,特别是经历了残酷的经济大衰退,资本家们才开始意识到这种反人性的残酷剥削已成为经济持续发展的严重阻碍,因而相对温和的行为管理便应运而生,西方传统的人文主义理论又卷土重来,管理的重心遂开始逐渐偏向人性化的一面;到了七十年代以后,随着现代工业社会的基本成型,完整的现代企业管理理论也随之形成,开始强调人在企业中的核心作用; 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为强化企业的凝聚力和适应日益激烈的现代企业竞争,企业文化的建设又从传统管理学中被单独提炼出来,并提到了一个新的战略高度,成为现代企业家们进一步提升企业效益,发展壮大的一个新的利器,在这方面,当以全球零售业巨头Wal Mart(沃尔玛)为最成功的案例;而以Microsoft(微软), Intel(英特尔) 这一软一硬为代表的完全依赖于高精尖人才推动的新型知识经济的蓬勃发展,则又构成了新世纪最热门的经济话题,大量“知本家”的诞生,使学者们又忙着为此开始建立新的一套更加人性化的管理思想体系,而实施彻底人性化的管理也被越来越多的成功企业家所认同。

  说到底,现代管理作为一门行为和理论双结合的科学,它融合了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两个层面。就企业的实际运作而言,从目标、决策到组织、运行,不同的文化背景和发展历程及经济状况必然决定了会产生诸多的管理模式和具体的运作方法。例如,美式管理历来重视建立在科学统计基础之上的量化技术,包括运用数据库技术和沙盘推演等,以抽象的数学模型来演绎繁复的企业行为,而企业的领导人也依此做出相应的决断;而欧式管理则在此基础上又添加了浓厚的人文色彩,在完善的法规制度下,着重强调企业人的自我控制与个人管理。与此相比而言,我们的学者和企业家要发展建立一套系统科学的中国式的现代企业管理模式如果仅仅依靠于诠释我们的古代管理就远远不可企及了。

  但是反过来说,西方企业管理学说是建立在传统西方文化的基础之上的,自有其极深刻的历史背景和浓厚的地域文化色彩,比如就以东西方的古代建筑为例,很多人去欧美旅游或考察时都诧异的发现,欧美国家的古建筑基本上都是石筑的,所以虽然历经数百年的风雨侵袭和无数次的战乱毁坏,却依然基本能够保存原貌,而中国的古建筑则大多以砖木结构为主,当年的富丽堂皇能够完好的保存至今的实数风毛麟角,何故? 其实说白了道理很简单,他们的建筑是给神盖的,神是永恒的,始终只有一位,而我们的建筑是给人盖的,人死了建筑的意义便也随之而去。像德国科隆的大教堂,从设计、施工到完成,历经数百年,经手了无数的工人和技师,其间君王帝候不知换了多少,却依然能按照最初的设计不折不扣的完工,这在一朝天子一朝臣的中国,恐怕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想明白这个道理,再来理解西方的学说理论自然会事半功倍,但现在有一些所谓的管理专家不知出于什么考虑,在介绍引进西方现代管理理念的时候扒皮抽筋,把不少基础理论,甚至是那些不可量化的因素如文化、传统和习俗等等统统给抽象掉,一味的仅仅从技术和概念层面上生搬硬套,罗列一大堆真真假假的大师名字和泊来的时髦词语,这是学术界一种很不严肃,也不妥当的作法,就比如说,你要移植一棵漂亮的盆景,却无视供其养分的土壤和分布其中繁杂的根系,一把揪出来就随意插在自己的花盆里,甚至索性拦腰一刀把漂亮的上半截砍下来摆在桌上,那原本漂亮的盆景又怎么能不枯萎呢?如此学习引进西方的管理方法模式,水土不服则是必然的后果。

  管理作为一种社会功能根植于特定的文化土壤里,即便是同样的现代化管理在不同的文化底蕴里,也必然形成不同的管理风格。例如,有专家学者们概括说美国式的管理重“法”、日本式的管理重“理”、中国式的管理重“情”。这法、理、情三个字就是从社会文化的角度观察出来的。现代科技与企业管理模式都源自于西方,日本管理之所以能后来居上,并带动企业大举扩张,打倒了“师傅” ,其 “秘诀”就在于他们成功地“拿”来并融会在了自己的文化里。

  在八十年代初,卧薪尝胆的日本丰田成功地打入了美国市场,与老大哥福特、通用和克莱斯勒平起平坐,瓜分市场;而以SONY(索尼) 、TOSHIBA(东芝) 等为代表的一大批精致、实用的日本家用电器更是横扫世界。巨大的震撼逼着高傲的美国人也开始低下头来细心研究这个昔日“小徒弟”的管理艺术,如全面质量管理、团队精神和零点存货等等。但是美国人很快就发现,那些精髓的,内在的,深受日本传统文化影响的东西他们是学不了。例如,雇员无条件的效忠企业、企业实行终身雇用等等,所以在研究透彻后,美国人很聪明的只是选取了对他们有用的东西,并融入消化到自己的管理体系里为己所用。

  从九十年代初开始,饱受困扰的美国企业痛定思痛,整合资源,抓住新经济带来的契机,进行大规模的重建,走上了经济复苏之路,加上数字化技术的大规模发展,更进一步地强化了美式管理并带动企业经济效益显著地大幅度增长。而此时的日本,则饱受亚洲金融风暴的摧残,在泡沫经济破灭以后,国民经济全面衰退,日式管理首当其冲地遭到媒体质疑,曾引以为荣的终身雇用制被形容为导致企业经济效益大幅度下滑的“大锅饭” 和罪魁祸首。自傲的日本企业家放下架子,又开始重新研究和学习美式管理的精髓,减负增效,重整旗鼓,不少大企业相继推出了裁员计划。但同样的是,日本的企业家也发现,美国企业经理和雇员之间的平等关系,相互之间直呼其名、鼓励个人主义等等深埋于美国本土文化的管理理念,也同样无法为讲求论资排辈的日本企业所全面吸取。

  文化的渗透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必然会弥漫于社会的各个层面,并打上深深的烙印,短时期内可望而不可求。拔苗助长的直接后果必然就是颗粒无收。用心剖析美式管理和日式管理的发展历程,其共同的特点就是首先把现代管理理念与各自文化中优秀的东西结合起来,在吸收中不断创新,在创新中得到壮大。

    美式管理是现代管理与西方文化结合的产物,日式管理则是现代管理与东方文化结合的产物,在他们之间其实并不存在孰优孰劣的问题,都只能在特定的人文环境下发挥作用。如果单纯以经济盛衰来标榜认定并全套引进所谓“美式管理”或“日式管理”对于目前的中国企业没有任何意义,大批学成归国的MBA在国内水土不服,败走麦城的事例已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一个成功的管理模式需要在引进先进外来的管理理念的同时,引导民族文化中优秀的品质发出光来,同时更要结合自己企业的实际情况,而不是胡子头发一把抓,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更需要企业从业人员具备务实、乐观、努力、审慎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努力激发其人性中积极的一面,才能因此而衍生出一套良好的适合自己的相关制度与管理风格,让企业员工由衷地产生对企业的归属感、荣誉感、以及因之而激发的责任感与团结意识。

  而企业文化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不建立文化基石,管理就会出现“无根现象”,忙忙碌碌、东抄西搬;媒体在大肆炒作不接纳现代管理,就不成其为现代化企业,于是企业赶快忙着跟风,东抓一下,西抓一把。国内企业目前最大的弊病就是忙着立法却又有法不依,而全盘引进,又无法消化,"水土不服”。

    中国企业本无建立企业文化的传统,民族工业化的历史最早始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的“洋务运动”,其当时的目的是要“师夷之长技以制夷”;本世纪五十年代开始的大规模重工业建设又基本承袭了前苏联的模式,游离于经济规律之外,受意识形态和计划经济的影响严重,企业管理和文化建设更是无从谈起。直到八十年代以后实行改革开放,西方现代管理思潮才向我们这个古老的文明古国冲来。今天,中国的多数企业仍然处在现代工业化的起步阶段,知识经济依然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连有些基本的问题都没解决好,又奢谈什么“从优秀到卓越”呢?

    对于诸多的国内企业来讲,报着明确的目的,自善其身,学习探讨现代企业管理是当务之急,而不是抓几个“江湖郎中”来给企业“下方抓药”,或干脆急急慌慌地靠着强势垄断和政府搓合,东拼西凑的挤进什么500强。

  在“文革”时期,中国的古代思想文化曾经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经济发展更是一落千丈,企业管理受到“政治挂帅”等意识形态的影响,再加之落后封建残余思想的泛滥,"饿死事小,失节是大”,重精神不重物质。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开始引进了西方现代化管理,大力发展市场经济,但又矫枉过正,言必称“市场” ,什么都是“商机” ,一切以经济效益为前提,“向钱看”换来的代价是社会道德伦理的大面积沦丧。

    但是在起初的燥热之后,我们也慢慢看到,在汹涌的西方大潮冲击下,中国古代文化的基石不仅没有冲塌,其内藏的精粹反而闪耀起来。以“新儒家”为代表的传统文化在中国又悄然回归,一股强大的力量重新灌人了中国人的管理意识,东西方文化的两股思潮似乎又开始在一个全新的平台上“较起劲来”。

  但要警惕注意的是,现代管理意识的普及并没有因此而彻底清除那些僵死落后的管理理念。

    譬如,打着民主管理的幌子实行“家长制”,"财务一支笔”变成了个人独断专行的"一言堂",企业依然是“人治”而不是法治;大搞“关系经济”而不是公平竞争;而赚了钱的企业又挥霍无度、挥金如土;甚至出现大量的“ 穷庙富和尚”,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管理者不懂得国际竞争,不善于转换科技成果,企业领导不苦练内功,倒是整天热衷于登“论坛” ,开什么“高峰会”等等。

    而古代文化中的残余封建意识泛滥也成了一些人接受现代管理理念的思维屏障。有的甚至拾起了西方文化的破烂垃圾,少数企业领导人物欲横流、纸醉金迷、拜倒在金钱美女之下。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每个民族的传统文化都有自己优秀的一面和落后的一面。一个企业如果将其优秀的东西挖掘出来与其他外来先进的东西融合在一起,这个企业就有希望。反之,如果把自己腐朽的东西刨出来并习染外来的唾弃物,这个企业就会衰亡,必然会在国际化的竞争中被无情的淘汰。

  评论这张
 
阅读(8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